精神损失的责任与方式

论文作者:本站 论文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21/03/19

精神损失的责任与方式

  

 随着社会生产力的不断发展,社会生活日趋复杂和科学技术的进步,人们逐渐意识到心理上所受到的伤害有时比身体所受到的伤害影响更为持久。随着法制建设的逐步深化,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利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权益,司法实践中,逐渐建立健全精神损害赔偿的立法,不断加大其赔偿范围。

关于研究精神损害赔偿制度方面,我国自建国后才开始,在研究初期受到了苏联理论的影响认为精神损害赔偿制度将人格商品化。直至改革开放才学者们逐步意识到非常有必要加强对精神损害实施法律保护。尽管伴随法制建设不断深化,精神损害赔偿制度己经初步建立完善,但我国现行的精神损害赔偿制度仍存在一些缺陷,精神损害赔偿范围的狭窄及赔偿数额缺乏统一标准使得民事主体的合法权益不能得到及时有效的保护。

司法实践应随着社会的发展变化及时地予以变化应对,基于此,对精神损害赔偿的范围的确定应当采取尽可能适当合理的扩大同时建立相对统一的赔偿标准,从而达到消除或减轻受害人精神痛苦同时惩罚过错和规范行为的目的。

 

关键词:精神损害;赔偿;范围


abstract

With the continuous development of social productive forces, the increasingly complex social life and the progress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eople gradually realize that the psychological injury is sometimes more lasting than the physical injury. With the gradual deepening of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legal system, more and more people choose to use legal weapons to safeguard their own rights and interests. In judicial practice, the legislation of spiritual damage compensation is gradually established and perfected, and the scope of compensation is constantly increased.As for the study of the compensation system of spiritual damage, our country began after the foundin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was influenced by the Soviet theory in the early stage of the study that the compensation system of spiritual damage commercialized personality. Until the reform and opening up, scholars gradually realized that it was necessary to strengthen the legal protection of spiritual damage. Although the system of compensation for mental damage has been preliminarily established and perfected with the deepening of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legal system, there are still some defects in the current system of compensation for mental damage in China. The narrow scope of compensation and the lack of uniform standard make the legitimate rights and interests of civil subjects can not be protected in time and effectively.Judicial practice should be changed in time with the development and change of society. Based on this, the determination of the scope of mental damage compensation should be as appropriate and reasonable as possible and establish a relatively unified standard of compensation. In order to eliminate or alleviate the mental pain of victims while punishing fault and regulating behavior.

 

Keywords: moral damage; compensation; scope


  

  

abstract

  

  

1.精神损失赔偿制度概述

1.1精神损失赔偿概述

1.1.1精神损失的概念

1.1.2精神损与财产损的区别

1.1.3精神损赔偿的功能

1.2精神损失赔偿的特征

1.2.1财产赔偿性质

1.2.2难以确定精神损失赔偿的方式

1.2.3难以确定精神损失赔偿的范围

1.2.4难以确定精神损失赔偿的数额

2.现行法律对于精神损失赔偿规定的不足

2.1关于精神损失的适用范围过于狭窄

2.1.1对法人的精神损害赔偿限制

2.1.2国家侵权的精神损害赔偿限制

2.1.3合同纠纷的精神损害赔偿限制

2.2没有统一的标准规定精神损害赔偿金额

3. 我国国家赔偿中精神损失赔偿制度的不足及原因

3.1相关案例

3.2我国现行国家赔偿中精神损失赔偿制度的不足

3.2.1配套法律法规不够完善

3.2.2没有合理的精神损失的侵害程度认定原则

3.2.3精神损失赔偿的适用范围过窄,缺乏量化标准

3.3我国精神损失的国家赔偿制度不足的原因

3.3.1我国法治环境的复杂性

3.3.2我国地域差距性大

3.3.3责任主体的双重性

4.精神损赔偿制度的立法建议

4.1法律思维的转化

4.2赔偿种类适当增加

4.3精神损失赔偿数额的定量

4.4证明标准上的确定

4.5“控辩交易”式的模式创新

 

参考文献

 


  

当今社会,关于精神方面相关的法律赔偿变得越来越贴近人们的日常生活需要,变成不仅仅是在法官的书本上和法庭上要讨论的问题了,这种现象恰恰表现了社会的进步。我们把自己的精神利益看得越来越重要,关于精神受到损害时的赔偿问题就变得越来越受到重视。民事诉讼包括通常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因此精神方面的赔偿也属于是民事诉讼的范围,所以也应该使用与之相关的各种有关规定。可是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也有其不一样的地方,它们两者谁更重要,审理相关案件时先要考虑哪个方面;是否考虑精神赔偿的问题;在双方发生冲突时,我们更应该侧重于哪方的权益。这些问题都是我们需要考虑到的。随着社会的进步,我们把自己的精神权利看的越来越重要,维护自己合法的精神权利成为社会公民普遍追求的事情,所以相关的法律法规也在不断的完善当中。与此对应的,如何处理和解决关于精神赔偿方面的问题成为立法和司法实践中需要越来越重视的一个问题。关于精神赔偿的相关问题首先是在《民法通则》中第一次提出的,后来,其他的相关法律针对民法进行了相应的补充,完善了民法的相应规定。在2001年颁布实施的《精神损害赔偿解释》中对有关精神赔偿方面的问题进行了比较全面的解释。精神损害赔偿的必要性被越来越多的普通民众和专业人员重视,这个现象表明了我国法律制度的不断完善。但是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关于这方面的规定基本上等于空白,人们的自身损害在刑事诉讼中不包含精神方面的赔偿。2012年颁布的2l号《刑诉法解释》中第138条明确规定,“当被害人的自身财产在刑事案件中受到损失,有权利在刑事诉讼中提出有关的民事诉讼赔偿方面的诉讼。但是如果因为刑事诉讼案件提出相关的精神损害赔偿问题,人民法院将会不予受理。”这种不同法律中相互矛盾的立法问题,不符合人民群众的自身的合法权利,不利于我国法律体系的合理健康发展,也不符合保护被害人合法权利的需要。所以,对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完善是我国法律体系中需要解决的问题,这对于我国建立完善的法律体系具有重要的作用。

1.精神损失赔偿制度概述

1.1精神损失赔偿概述

1.1.1精神损失的概念

虽然精神损害赔偿已在大多数国家司法实践中建立应用,但就目前立法来看,明确使用精神损害一词的国家仅有南斯拉夫,关于精神损害的定义,1978年,在南斯拉夫债务法中,其中第一百五十五条明确指出,对他人造成了心理或者生理,以及产生恐惧方面的损害。大多数国家并未使用精神损害这一法律定义,如德国定义为非财产上的损害,法国定义为抚慰金,日本定义为财产以外的损害。我国侵权责任法对人身权益受到侵害请求赔偿时使用精神损害一词。

对精神损害的范围有不同的学说,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两种:

第一,狭义精神损害说,此观点为台湾早期民法学领军人物之一曾世雄先生所提出,认为精神损害即为同财产增减没有关系,并非是财产方面造成了损失,是在心理或者生理上造成的痛苦,有权提出精神损害的主体仅限于自然人。

第二,从精神损害广义万自出友,精神损失即为损害了民事主体的精押活动,法人或者公民在侵权行为发生后对公民的心理方面造成了精神方面的痛苦和法人、公民的精神利益了减少或者丧失,均属于精神损害。对于精神利益,杨立新先生提出:精神利益的减损或丧失,即法人或者公民在对自身身份和人格利益进行维护过程中,遭受破坏,造成损害了身份和人格利益。对此损害,不应该因民事主体是不是生物形态,而进行却分,应该是法人、公民都可以产生此种伤害;法人和公民在人身权方面,具有不同的种类,关于损害范围方面,具有不同的范围。如公民享有肖像权、配偶权等,而法人并不具备该权利,所以,法人无法造成此身份和人格利益方面的损害。

两种学说争论的焦点在于精神利益的减少和丧失是否属于精神损害,以及由此引申出的是否承认法人的精神损害。精神损害狭义说简单的将哲学上的精神与法律定义等同,只承认自然人具有生理或心理上的活动,认为法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金博士论文网为您提供论文发表服务,职称论文发表,论文投稿,计算机论文发表,电力论文发表,工程论文发表,机械论文发表,建筑论文等各类型论文发表投稿服务,欢迎垂询。



拓展阅读